武汉雷神山医院举办“战地”婚礼
来源:武汉雷神山医院举办“战地”婚礼发稿时间:2020-03-28 23:30:53


慕荣琪身着防护服的样子

街道主动走访南京经开区,先后走进8家外资企业,询问企业外籍员工返宁情况,征求企业服务需求。很快,街道成立了由4个分管领导带队的外籍人士工作组,每个组配一名翻译、一名医生、一名街道中层干部,还抽调了36名网格员、社区工作人员专门做好“一对一”服务保障。疫情期间高校暂停返校,原本可以从高校聘请翻译的“小事”变成了“头疼事”,街道四处求援,内部“挖潜”,终于配齐了翻译。

慕荣琪说,在她照料的患者中,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让她感触很深。“因为病情严重,老人在医院呆了很久,情绪也不稳定,有一次他对我说,他有6个子女,但守在床边的却是一群陌生人,他心里难受。”看着老人在病房孤单、无助的样子,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爸妈也老了,也需要女儿的陪伴,“我不后悔来武汉,只是那一瞬间很想家,很想爸妈。”

每户从境外返宁的外籍人士,仙林街道都要建一个专门的微信群,群里有街道班子成员、网格人员、医生、翻译、物业等,自愿居家隔离后的一应生活服务由街道负责。“有的‘老外’一次只买4片面包,确保每天吃新鲜的,我们就每天送上门。”“‘老外’要喝桶装纯净水,一次性购买了4大桶,我们就帮他一桶一桶从小区门口扛到楼上。”“有一位外国友人买了大件物品,没有电梯,我们硬是派了两个人抬上4楼、送进家里。”“有个小年轻酷爱淘宝,我们有一天帮他送了20多趟快递……”说起服务“老外”的经历,工作组成员们个个都有很多故事。

2月19日深夜,慕荣琪一行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由专车接送至指定的集中酒店。一路上,她看到偌大的武汉城,没有行人也没有公交,偶有救护车或载物货车疾驰而过……

有一次,慕荣琪在和父母视频时,她的妈妈突然想到之前电视里播放的当地医疗队支援湖北出征时的画面,便随口说到“当时镜头上有个小姑娘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知道了,后来想想当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又都戴着口罩,她应该是没看见。”慕荣琪说,她当时为了洗清“嫌疑”,一边在嘴上说着“那不是我,我在康盈医院上班呢”,一边将镜头快速的晃过一旁的队员们。

2月19日上午,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

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为免家人怀疑,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于是,她想尽办法“欺骗”、隐瞒,“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

“最开始接待我们的是中心医院本院的护士,她已经连续工作8个小时了,却不能休息,因为缺人缺物资。”慕荣琪说,当她看见那名接待护士戴着的护目镜内已不是浓浓雾气,而是一串一串的水珠在下滑时,特别想让她停下来休息会儿,“更想自己赶紧上手,多帮一些。”

栖霞区仙林街道是我市最大的外籍人士聚集地,目前有来自多个国家的“老外”3100多人,其中仅韩国人就有千余名。疫情发生伊始,街道就展开了对外籍人士的寻访调查,掌握了他们的春节假期出行动态,提醒做好自我观察防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