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兆丰年!拉萨迎藏历新年首场降雪
来源:瑞雪兆丰年!拉萨迎藏历新年首场降雪发稿时间:2020-04-07 03:12:09


总结:我说这是我见过最吓人的一份财报,不是夸张,是真的。之前不仔细看还不知道,以为蔚来只是亏钱,没有想到情况有这么糟糕。从这些业务数据和财务数据来看,蔚来如果不在一两个月内融到资,倒闭已经迫在眉睫了。合肥市政府最后一刻不签约,恐怕也是有些害怕了。

设身处地想想李斌现在面临的困境,我突然觉得我遇到的都不叫事。

此外还要再考虑去年1-3月份卖了7000辆车,有20亿销售收入进账,今年因为疫情恐怕没啥收入。

什么叫把它们有效统筹起来了呢?最基本的标准是:中国的复工率达到世界上主要经济体的最高水平;中国不再发生疫情的较大规模暴发,零星的感染链出现在所难免,但每一个感染链都能够被及时掐灭,全国防控形势总体保持稳定。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一百万人,世卫组织称新冠肺炎是人类第一个冠状病毒大流行。

5、账上现金:截止2019年12月31日,账上只有现金10.56亿人,不够一个月15.8亿开支。

中国人在心理上要更加强大起来,不再因为某地出了新的病例就神经紧张得不得了。各地政府则要在推动复工复产的同时,眼睛对疫情的每一个苗头永远睁得大大的。这是对中国全社会极其严峻的综合考验。

然而“解封”武汉,防控就大撒把了,那等于是轻易放弃对之前成果的保持,任由隐藏的风险再次扩散,积聚力量。这肯定不可取。中国的国情给了我们积极防控的力量,欧美被迫半推半就地朝着“群体免疫”偏移。中国大大减少了生命损失,我们必须把自己的路走到底,对继续坚持防控决不能动摇。

3、2019年一年,蔚来成本花了190亿,合每个月15.8亿,钱都花在哪了呢?2019年销售成本90.24亿,一共卖出20565辆车,也就是卖一辆36万的车,销售上要支出43.88万,这是已经把吃奶的力气拿出来卖车了,恨不得车白送倒给钱,也只卖出2万辆。另外研发费用44亿元,只有销售成本的一半,蔚来是代工的,所以生产制造的投入不大,这种情况下,研发花了44亿,也算大手大脚。

6、股东和高管跑路,今年2月份,淡马锡、高瓴资本相继减持蔚来汽车股票,高瓴之前是蔚来第三大股东,2月份一股不留,清仓了。